森与、

关注这个小可爱你将收获一颗小小心的奖励(///▽///)

HA?

(买了个新画本,然后上课偷偷摸鱼。

Birds and a girl.

Dream and tomorrow.

Silence.

Her name was written on the paper.

《钟声,钟生》 文/问屿

钟生

是古刹的钟声响起,缓缓的,沉沉的,鸣响的震动颤着人心。

这庙宇刚修好,住持命人将这钟搬进院里,这钟便住进了庙宇。

说这钟是千年灵石被一位有名的雕刻师父所铸成,所以这钟是有灵性的,这钟能看透人心。
钟看着来往不绝的香客,好奇地打量着他们,打量着人心。这是一座封闭的城,城民心性纯朴,每个人都很善良,街上没有乞讨者,没有偷盗者,生活一直过得安安乐乐,很是幸福。永远这样下去多好,钟想。当然世界上不存在“一直”这个词汇,也没有“永远”。

果然这样岁月安稳,现世静好的生活不会久,城外来了一批外来者。这些外来者凶残,狠毒,他们不择手段的抢夺城民们的粮食,布匹,钱财,嘲笑着城民们懦弱,无知,无用……

钟默默地看着,少年心中的正义不平,可那又有什么用,他只不过是一口钟罢了。黄昏,住持命人敲响钟,钟声响,震动着人心。钟看见外来者的心,真黑,好脏!而钟却没有注意那淳朴的城民开始发生了变化……

在一天微雨绵绵的清晨,冷风吹过脸庞刺刺的疼,民乱爆发了。被欺压的城民开始反抗,恨意蒙蔽了双眼,一个个外来者被杀,地上,城墙上,人的衣服上都沾染上了血渍,粘稠暗红的血染尽了城民的衣,也不知不觉染尽他们的心!那血是黑红的,散着一股罪恶的腥臭味!钟声再次响起,是一个小沙弥敲响的,他希望人们听到这仿若能稳定人心的厚重钟声能停下屠杀的疯狂。钟声回响在城的角落,钟慌了。

外来者被屠杀殆尽,生活也会回到从前吧,从前那种幸福快乐的日子。钟在心里暗暗地安慰自己想。

事与愿违。城中再次爆发了内乱。原来他们炽热鲜红跳动的心早已在疯狂的屠杀里染成了黑色。脏!

最终,庙宇无人,住持和那时的小沙弥早已在内乱中逝去了。那扇朱红破败的城门紧闭着,仿佛恒古以来就伫立在这荒凉的天和地的尽头——钟声里,那扇门正慢慢,慢慢地合上,发出悠远,犹如叹息般一样的低沉悲伤的声音。钟望着眼前虚坞,沉默。钟再未被敲响。

城荒。无人。

过了很久很久,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这里没有春夏,也没有秋冬,荒凉的连四季都抛弃了这里。人们都离开了这个地方,这里荒无人烟。直到有一天——

“轰轰”有机器的噪鸣声,城墙上满是青苔,这里许久没人了,因为人们的心都变了。钟还记得那一夜,浮月当空,星蒙如尘,住持拖着他那年迈的身子走到钟旁,小沙弥紧紧揪住他破败的袈裟,他用一种极缓而又苍老的声音说,“唉——人们的信仰都没了,他们都变了,我佛又能如何……”也不知是对小沙弥,还是对钟所讲。

城墙连带着那朱红老旧不堪的城门倾倒,掀起巨大的尘土,支撑钟的木梁断了,咔嚓,钟落,嗒啦,钟碎得轻易,他逝去了……

从此世间再无可看人心的钟。他的一生在不明中结束。

他不明白人心怎么会变?

他不明白人心怎么会变得如此之脏?

他不明白为何最后都要离去?

那阐明世间的住持看着钟,他终归是明白的。


【完】

小店~
纸 康颂
颜料 史明克

我终于换颜料啦~

纸 康颂
颜料 史明克学院级

纸 国产宝虹
颜料 樱花24色